中国女人已成日本风俗业的主力军

谈笑书生 2013-12-8 图文 546 0 喜欢 (0)

记者曾从很多从日本回国的人那里听到:“去日本留学是个错误”。然而,仍有很多中国人在“将错就错。”对千千万万中国学生来说,能够放洋留学,实是梦寐以求的黄金机会,因为学成返国无论就业或际遇,总被人看高一线,成为令人艳□炙手可热的“贵族”。不过,亦有人以“求学为名,卖淫为实”──拿学生签证,到异地利用自己的身体来淘金。

日本人对中国人印象不好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日本众多的民意调查都发现,日本国民总体对中国人的行为印象不好,甚至很不好。日本电视报道说,2001年每天有25个中国人因犯罪被日本警方拘捕。除此之外如地铁逃票、垃圾不分类、任意侵占公共用地、随手丢弃东西、吐痰等等,也令日本普通民众反感。一些日本人告诫说: “中国人来了,赶快搬走!”

六成中国女留学生变相卖淫

据日本当局提供的数据,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有8万名之多。学者调查认为,8万名中国大陆赴日留学生中,有约六成女生违法变相卖淫。记者在日本东京、大阪、横滨等地都看到中国留学生,尤其是很多中学生留学的不良表现:

在东京新宿红灯区,有拉皮条的中国男留学生;站在马路边强行拉客按摩的有中国女留学生;据东京歌舞伎町一位华人经营者估计,仅这个地区,在中国人经营的“斯纳库”里打工的中国陪酒女就不下三千人。为抓住客人,有钱赚,有些小姐最终打破自己制定的只陪酒不卖身的原则。新近,更有中国东北来的年轻姑娘,为了钱主动要求“湿鞋”。

据媒体报道,一名在东京按摩院工作的辽宁姑娘(张小姐),就面无愧色地说:“念书也是为了赚钱,我现在辛苦一年,便可以赚到几十万人民币,还念甚么书呀!”。张小姐今年二十岁,中学毕业后,便申请到日本升学,但自本月初抵达东京后,便在新宿歌舞伎町一间按摩院任按摩女郎。在接受访问时,张小姐表示她毕业,因一直找不到工作,在姊妹的介绍下,决意到日本卖肉维生。张小姐称,服务包括裸体为人客人体按摩,服侍客人洗澡及口交。

来自哈尔滨的萧小姐,去年抵日后不久即奔赴歌舞伎町“出场店”。出场店每天只保证给小姐五千日元,一般客人进店先付一万日元,挑选小姐去“情人旅馆”,出场一次收费三万日元,陪夜为四万日元,营业额与店里二八分成。萧小姐说,为了多出几次场,她不喜欢陪夜。为此,她想尽办法让客人精疲力尽,“速战速决”。去年,店里不大景气,她不得不广开渠道,包括白天个人“赴约”,还为短期访日的大陆同胞“服务”。问及为何乐此不疲,她说,做这种活就是吃青春饭,现在不抓(钱),啥时再抓?有得斩就斩。

堕落留学生在校成绩差

日本大学社会学博士李敏,在中国留日学生分析报告中认为,一大批旅日娘子军自称为解决学费而从事色情业,绝对不成理由,特别是对一批借留学为名的「娘子军」,肆无忌惮地进行「出张服务」等,实际上已经完全背离了赴日求学求知的轨道。据李敏调查,凡从事色情业挣钱的留学生,绝大多数在校学习成绩很差;留学已蜕变成她们在日获得合法居留身份的一张欺世招牌。

除此之外,记者在日本东京、大阪、横滨等地都看到中国留学生,尤其是很多中学生留学的不良表现:在东京新宿红灯区,有拉皮条的中国男留学生;日本中文网吧个个爆满,很多留学生都是整天整夜呆在网吧里,高声喧哗,语言极其粗俗。此外,记者在东京曾专访一位74岁高龄的日本老太太,她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中日民间友好,但是,在我们讨论中,她疾言厉色地抨击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种种令人失望的表现。

新西兰年轻中国女性卖淫现象增多 多为留学生

新西兰当局一项调查显示,愈来愈多中国年轻女性在奥克兰从事卖淫,令人关注的是,当中大部分是为了快钱或应付生活开支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很多人更为了赚多些钱,愿提供不设防性服务,甘冒感染性病风险。

卖淫法例检讨委员会的数据显示,自从新西兰2003年通过卖淫非刑事化法例后,外国妓女人数三年间激增两成半。在奥克兰卖淫的年轻中国女性不断增加,当中不少是留学生。在新西兰卖淫虽合法,但学生及游客卖淫则属违法。

性工作者诊所专科医生斯科菲尔德过去两年访问了三十八名外国妓女,三分之二为华人,大部分是年轻中国留学生,她们承认卖淫全为挣快钱,部分人则因债台高筑而铤而走险。来自上海、化名Dora的留学生称,因父母“断其财路”逼她回上海,不肯汇钱给她,她于是卖淫赚生活费。一名医生称,有些中国女生的“天真”程度令他惊讶,她们坦言看到嫖客衣着整洁、看来健康,因而判定即使不用安全套也不致有危险。

来源:http://bbs.voc.com.cn/topic-5679311-1-1.html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中国女人已成日本风俗业的主力军》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