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坑爹的游戏经历

谈笑书生 2014-2-19 图文 491 0 喜欢 (0)

这事儿其实应该邀请我的另一位朋友来回答,不过他似乎不在知乎,算了,我说吧。

这个故事需要另一位朋友的配合,另一位朋友我们就叫它古留吧。

这个故事发生在网络游戏《无尽的任务》(Everquest)里,大概是10年前的事情,说起EQ这个游戏,其惨烈程度就完全不是只接触过WOW的人能想象的,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EQ里人的大部分数值是加在装备上的,当你在野外被怪物轰死后,你的尸体带着你的大部分装备倒在地上,而你被传送回重生点,然后得光着跑过去……

你看我们都知道WOW里你是以灵魂状态去捡尸体的,免疫攻击、速度快、还有目标指引,但EQ统统没有,你活着(但没有装备,脆得像狗),靠脚跑,且不知道你的尸体在哪儿,只能靠记忆,你在找回尸体的途中可能找不到尸体,还可能被沿途的怪物干掉一次又一次。哦,我还忘了补充EQ死亡是会降级的,而且如果一周都没找到尸体,尸体会带着所有的装备消失。

基本上在这么一个背景下,我的朋友,王刚,发下宏愿要去打造自己的一把40级传说武器,这把武器需要很多材料,有些比较好找,比如干掉40只邪眼怪人什么的,费时间就可以,有些就比较难找,得跨越几个大陆到一个坐标去寻找。但其中一种材料,叫布莱德利还是叫洛布罗伊鸡尾酒的,是所有材料中最难获得的。

根据攻略显示,这瓶鸡尾酒可能出现在某个海洋的海底,而且只会在某个固定时间随机出现。要到达这个地方,必须坐上一艘坐满了敌对种族的船,等到船开到那个位置附近跳下去然后再游个几小时。要坐上那艘船,必须潜行过一座到处都是高等级敌人的港口,而要到达那个港口,则要穿过一个危机四伏的城市,要到达那个城市,则要跨越大半个大陆。

王刚朋友就这样毅然走上了寻找这瓶鸡尾酒的不归路(因为旅途实在太漫长又太危险,所以我们这些最好的朋友都毅然拒绝了他共同冒险的邀请),他大概用了一个月,在旅途中被红龙喷、被蜥蜴人砍、看到了山一样高的沙巨人和有一座岛那么大的巨型蜥蜴,他到达了那个坐标后,泡在海里,随海浪浮沉,潜进去又浮上来,又潜进去又浮上来,我记得他大概折腾了20天左右吧。

终于,在一个下午,大概是5点多钟,他疲惫而心满意足地一拍桌子,“操!终于他妈拿到了!”

我们欢欣鼓舞地跑过去,他的物品栏里赫然有那瓶鸡尾酒,我们于是祝贺他,为他高兴。而他连续20天的紧张和疲劳在此刻得到了报答,他满意地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出去找一瓶可乐喝。

喜讯传到了别的部门,古留朋友闻听喜讯也为他高兴,他来到我们的办公室,看到王刚的座位上没人,电脑上显示着那瓶鸡尾酒,于是他怀着新奇和崇敬的心情,把鼠标移过去,点了一下右键。

系统说:“咕噜,你喝掉了这瓶鸡尾酒。”

把任务道具做成不可使用这事儿是后来才流行起来的,在那时,这瓶鸡尾酒在游戏中的用途有两个,一把传奇武器的材料,以及……一瓶普通的鸡尾酒。

再补充一个吧

如果诸位看过我上面写的东西,就会隐约了解到EQ的世界有多惨烈,我在其他答案中提到过,EQ的设计在现今看起来总可以划归到反人类阵营中去,另一个例子是,如果你选择了木精灵(Wood-Elf)种族,你会发现自己出生在半空中的平台上,你们的城市就是由悬空(其实是在古树树冠啦)的一个个平台连接而成的。

想要下到地面,你得坐升降梯,但当然,没有什么箭头告诉你升降梯在哪儿,事实上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城市还会有升降梯,再加上这游戏是(当年看起来)很上等的第一人称视角3D游戏,所以99%的人在出生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出平台(忘了说,平台没围栏)狠狠地摔在地上。80%的人活过来还得再摔几次。木精灵其实是个爱好和平的种族,但我玩那会儿整个城市外围密密麻麻叠了大概有几千具尸体,看起来凄风苦雨,状似魔窟,极为恐怖。

那会儿没有攻略网站、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攻略(有纸质英文攻略,79.99美金一本),洋大人虽然玩得早,但那会儿游戏网站本来就少,又都是英文,所以攻略、地图(哦对,那游戏似乎也没有地图显示)技巧之类的信息几乎完全没有,这就令这个游戏随时随地探索感满点——简单来说,只要走出城市安全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分分钟都是开荒,步步都是惊心。

我有一个小菲达克暗黑天马的故事,不过今天我不准备讲这个故事,我准备讲一个蜥蜴岛上的蜥蜴人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编辑部里的四五条好汉组成一个探险队,就和护戒远征军一样,决定走出家乡探索更广阔的世界,现在想起来,大概是某个人兴致勃勃地说:“嘿我听说坐船能到达神秘的大陆,咱们过去看看吧。”

既然是远征,我们就都带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然后就开始艰难的跋涉,当然我们这个队伍还算齐全,战力自不必说,有能潜行的,有能找到尸体的(就是我,否则被怪物追着打你连死在哪儿都不知道,角色就彻底废了),还有能让其他角色原地复活的牧师之类,总之是个标准的探险队伍配置。

我们走了大概两三天,历尽千辛万苦,乘船(码头上又是一群敌对种族,被发现就会团灭)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岛上,这岛看起来十分古朴,没什么建筑,但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还有一些神秘的罗马风格蜥蜴人雕像——我们就学日本游客排队去照合影(其实就是按截屏键)

走来走去看到一个残破的古堡,进去后发现里面有一些神秘的骷髅,级别和我们相仿,既然来了那就打一打,于是我们开始组队刷骷髅权当消遣,刷着刷着发现……我们身后出现了一个蜥蜴人。

这个蜥蜴人很警惕地看着我们半天,然后吱吱唔唔地问:“你们是玩游戏的吗?”

我们当然是玩游戏的!于是我们就回答:“对。”

然后这个蜥蜴人就忽然一下大兴奋,说:“别走!等着!”说完回身就跑了。

我们正奇怪着,过了大概5分钟,这蜥蜴人带着大概10条蜥蜴人跑回来了,然后指着我们说:“看!这游戏里还有其他种族!”

其他蜥蜴人围成一个半圆,尾巴微微摆动,眼神里满是敬畏地看着我们——人类、木精灵、半身人和黑暗精灵,发出“哦~~~~”的赞叹声。

这事儿大概是这样的,虽然我们知识贫瘠,但我们也知道游戏里有不同种族,当然也知道有蜥蜴人这么个种族,但这些蜥蜴人倒霉蛋就完全不是这样,他们选择了蜥蜴人(据说是因为 “长得像龙” ),然后就出生在这个孤岛上,这个岛呢,我也说了,唯一的出路是个港口,里面有一票60多级的怪物——这就等于完全封锁了他们与外界交流的路。所以这群蜥蜴人就在这个岛上砍骷髅,孤苦伶仃地生活着,完全不知道有汉,更无论魏晋。

总之我的感觉就是好像殖民者开船来到岛上,看到了土著,这些蜥蜴人围上来,摸我们的盔甲,啧啧有声(当然我承认这大多是我的脑补)。

一个女蜥蜴人问:“你们从哪里来啊?”

同事说:“从海另一边的大陆来。”

蜥蜴人们说:“哇哦~~~~~”

又一个蜥蜴人问:“那边还有其他种族吗?”

同事说:“有,还有很多其他种族,怪物也不是只有骷髅。”

蜥蜴人们说:“哇哦~~~~~~”

正说着,有几个个骷髅重生,摇摇晃晃向我们走过来,这群蜥蜴人立刻摆好阵型,冲上去迎战,你一拳我一脚,打得虎虎生风,我们当然也要助拳,所以牧师加血,法师发火球,斥候射箭潜行者背刺。但法师发完一个火球后蜥蜴人们就又都惊了。

“这是什么!”

“你们不用拳打吗!”

“妈妈!我的生命值回复了!”

然后我们才知道,蜥蜴人种族似乎只能选格斗家……也就是说他们都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看到火球和回复术后他们高兴坏了,积极请战,抗在前面猛打,据说我们让他们的效率提升了5倍。后来他们就像最好客的土著人一样捧出他们部落里最好的装备和道具送给我们,和我们相谈甚欢。我们走的时候,村子里那些最强壮的人纷纷要跟我们出去,但我们——说真的,战力可能不行,但冒险的本事和配合的默契程度可是一等一的,这些人是新手,可能大半都会死在那个港口,所以我们婉拒了他们。

后来听说有8成的人毅然注册了新帐号,蜥蜴岛大概也就这么衰败下去了。

关于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的故事

“我的尸体洒满了小菲达克的田野”——@罗四维

10年的时间已经太长了,长到让我忘记了我出生城市的地图,忘记了我职业导师的名字,忘记了那瓶鸡尾酒到底叫什么……但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这个名字,我他妈就一辈子也忘不掉。

和之前的两个故事比,这个故事其实有点儿平淡,但是故事的主角(也就是那个最倒霉的人)是我这一事实也许会让大家感到高兴一点儿,那么我就从头说起。

EQ的一个地图被称为一个“Zone”,每个Zone里当然有许多怪物,有主动的、被动的,主动的怪物还有警戒面积,所谓警戒面积,就是当玩家踏入这个面积的时候,这条怪物就会冲过来试图干你,那么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如名字所说,它很显然是一只天马,同时,如名字所说,它是暗黑又堕落的,再同时,如名字所说,它游荡在小菲达克。

但这个名字没告诉你的事实是:这条天马的警戒面积是大概三分之二个小菲达克,也就是说,当你踏入这个Zone的瞬间,这条暗黑又堕落的天马就有65%以上的几率会发现你,奔向你,干掉你。

这条暗黑堕落天马是40级,听起来不高,但这鬼地图毗邻着木精灵的出生地图和高等精灵(感谢微博上众多朋友的更正,我确实记错了)的出生地图,这就意味着经常会有无知又天真的玩家懵懵懂懂,一头撞进小菲达克,然后接受它的洗礼。

很显然我就是这样一个玩家,当时我大概14级,要去大菲达克找一个朋友,于是高高兴兴踏上了征程,走入小菲达克,画风为之一变,灰暗又扭曲,我当然不知有诈,沿着路还在快乐奔跑,走到大概1/2左右,下方的聊天框里快速蹦出三行字:

“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发现了你。”

“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向你跑来。”

“你被小菲达克暗黑堕落天马杀死了。”

这三行字出现的速度——就和你现在看到这三行字的速度一样,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倒在地上,余光看到一道黑影高速离开,估计是去干另一个倒霉蛋了。

我当然大惊啊,很明显我毫无还手之力,但我当时还没料到这暗黑堕落天马如此狠辣,于是在出生城市重生之后,冲过去准备捡尸体。

刚踏入小菲达克,又是四行字,前三行和之前一样,多的那一行字是:“您的级别降低至13。“

我当然又大惊,但我没法丢掉我的尸体,因为如前文所说,我所有的身家都在(第一具)尸体上,如果捡不回尸体,那这游戏基本等同于删号,没办法,抱着侥幸的心理继续来。当然结局又是三行字。

我大概试了10次,有时候运气好,能捡回一两具尸体然后被这天马踢死,有时候运气不好,一露面就被这天马踢死。我后来紧盯着对话框,一看到小菲达克暗黑天马发现了我就开始蛇形狂奔,但根本没用,这天马在几秒内就会冲到我身边踢我一脚——人死了不说,尸体还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

我只能求助于朋友,我的同事们当然很乐于助人,他们聚集在小菲达克地图口,你一言我一语渲染着暗黑邪恶天马的恐怖,只是根本不迈步进去——但罗四维大爷除外,他义薄云天,试图保护我找到尸体,并在踏进小菲达克的第一时间内被暗黑堕落天马踢死了。

我很欣慰,现在倒霉蛋+1了,于是我们坐下来仔细思考怎么对付这条暗黑天马,商议的结果是先他妈找到尸体在哪儿再说,罗四维建了一个新角色,决定用肉身穷举法找到尸体,当然我们都是文化人,讲究个触景生情,所以他给这个新角色起名叫”一具冰冷“。这是因为当角色死亡的时候,角色的尸体上会显示”(角色名)的尸体“,所以在那个下午,小菲达克道路的两侧到处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但很显然还是不行,因为我们发现这么做除了真的能把尸体洒满小菲达克之外也没什么用处,于是我们就开始四处乱找死灵法师——游戏中的死灵法师可以把玩家的尸体拉到身边,但首先,这个技能似乎要十几级才能开放,其次,技能初期拉尸范围很小,这就意味着死灵法师本身也有一定危险——但那时候的玩家友善呀!

我们摸到大菲达克附近(其中又死了好多回)找到了一个路过的死灵法师,这哥们听完沉吟一会,毅然答复:”行,没问题。尸体在哪儿?“然后就跟着我们走到小菲达克,一进地图,他祭出一具棺材,努力地寻找我们的尸体——尸体没来,邪恶天马来了。天马窜出来,一脚踢死死灵法师,顺便再两脚踢死我们俩,然后如风一样跑开了。

好,现在是三个人的事情了。

死灵法师当然也有朋友,于是过了一会儿,一群暗精灵就跑进来,然后一一被暗黑堕落天马踢死。我们看到世界频道里关于这条天马的对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终于演变成了一起事件,各路人马为了朋友或者好奇,纷纷跑过来,有些不自量力的家伙试图去挑战暗黑天马,然后被天马各种轰爆。

人越来越多,小菲达克就像一个漩涡,吞噬着各路好汉——当然负责任地说,当你的尸体倒在小菲达克,你就必须一次一次地去捡尸体,这大概是人越来越多的主因。总之,在某个时间点,这里的人数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值——暗黑邪恶天马踢不过来了。作为始作俑者的我得以找到我的几十具尸体,然后讪讪地离开了。

我走的时候,频道里还不停传来各种哀嚎……但管它的,总之我怀着深深的愧疚和窃喜脱身下线了。至于之后的事情,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在很久很久以后,一次饭局上,我们提起这件事,同席的一个朋友忽然高叫起来:“我靠,原来你们就是一具冰冷!当时小菲达克到处都是你的尸体!“

自摸诱惑

来源:http://daily.zhihu.com/story/2997007,作者: cOMMANDO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那些坑爹的游戏经历》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