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艺圈出轨一下子被糗一辈子

谈笑书生 2014-4-19 图文 456 0 喜欢 (0)

一、
经常听到各种读者的反馈。有的说,你就是聊感情话题不太到位;有的说,你就是谈时政类的不太深刻;有的说,其它都好,就是唐诗那篇最不专业。

我觉得大概是这样的:说感情类不好的,说明你肯定对感情比较在行;说时政类不好的,肯定是对政治比较有研究。人对本行业的东西一般要求比较高,对跨行的东西则更宽容。天山童姥批评虚竹武功差,但居然从没挖苦虚竹临床表现不好,因为她对这方面不懂,"到老仍是处女".

以此类推,说今天这篇不好的,平时肯定很花心。

二、
话说金庸小说的开头和结尾爱用诗词,一共引了欧阳修、李白、丘处机、钱珝、查慎行等5个牛人的6首诗词。

用得最好、给人印象最深的之一是《神雕》开头用欧阳修同志的《蝶恋花》"越女采莲秋水畔".

要知道,古代也是有文艺圈的,也有文艺界的大腕。和现在的演艺明星一样,他们也被狗仔追,猛挖各种八卦新闻,而且口味重得很。

我们就先从金庸钟爱的文艺圈大腕欧阳修同志说起。

在北宋的文艺圈,这位老兄堪称两个字——"天王".他牛到什么程度呢?我举个例子。

北宋嘉佑二年,一个四川佬带着两个小屁孩儿来拜见欧阳修,点头哈腰、毕恭毕敬:"我这两个熊孩子今年参加高考,您老是主考官,千万多多关照啊!"

这个点头哈腰的四川佬叫做苏洵;那两个小屁孩,一个叫苏辙,一个叫苏轼。

所谓的"唐宋八大家",欧阳修老人家一人拉扯了五个:三苏、曾巩、王安石。你想想,要是有人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教出了三个,而且自己也位列"五绝",那该是特么什么江湖地位?

比如王安石,欧阳老同志横扫文艺圈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年轻,想出头没门路,到处投稿,是曾巩带着他拜见欧阳修,老人家一力拔擢,这才慢慢出人头地。

仅仅在嘉佑二年的高考考场上,欧阳天王不但亲手保送了曾巩、苏轼、苏辙当进士,同一届保送的还有张载、程颐、吕大均,后来个个成了大腕。

老人家还一手包装了许多明星:包拯、韩琦、司马光、文彦博……全是当时纯一线的腕儿。

这样的老先生不是天王,谁是天王?

然而,就是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天王,偏偏闹出了北宋文艺圈最重口味的八卦。

三、
话说欧阳修收养了个外甥女,叫张氏。长什么样我们不知道,但欧阳修有一首词,有人非说是描写这个外甥女的,叫"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估计这小姑娘挺水灵。

张氏后来嫁给了欧阳修的侄子。这个侄子可能有点生理功能缺陷,他有个小妾无法忍受,和跑船的乱搞,被张氏捉了个正着。

具体审讯过程我们不太清楚,大概是张氏吩咐:"来人那,上夹棍!上老虎凳!给我打死这个贱人。"小妾哀求:"大姐,都是女人,理解万岁,我给你说,那个跑船的真猛!"

审讯的结果让我们大跌眼镜:张氏居然也和那个跑船的乱搞了。

糗事传千里,开封府很快知道了这事,把张氏抓去审讯。

青年少妇哪见过这场面,一审就慌了,竹筒倒豆子什么都往外说,居然供出来自己不但睡了跑船的,还睡了老舅欧阳修,而且细节极其丰富。北宋新闻圈顿时炸了锅。

我们已无从考证她到底说了些什么,但后来的枢密院编修官王铚同志知道这件事,记录了一下。可惜王大人是官媒,不是狗仔,只给我们留下了一句隐晦的报道:"词多丑异",估计张氏说了不少"十二秒"之类的猛料。

天王欧阳修从此被抹黑成一个喜欢幼齿的色魔。后来又有人挖猛料,说他和儿媳妇吴春燕通奸,搞得开封满城风雨。

为这几桩破事儿,朝廷多次调查,也没发现老先生违反封建主义道德的证据。但组织上信任归信任,老人家形象算是毁了。

色魔怪大叔的称号,欧阳修同志一辈子都没能洗清。连金庸改写射雕英雄传,黄药师暗恋梅超风,还硬说黄药师是跟欧阳修学的,证据就是黄药师老是偷偷地抄写欧阳修的词"恁时相见便留心,何况到如今".

拜托,欧阳修就算是怪大叔,也只喜欢幼齿,不会喜欢梅超风好么?

四、
如果你以为,欧阳先生是宋代八卦的最高峰,那就错了。更八卦的还在后面。这一次的主角同样是个文艺圈的天王:朱熹同志。

要知道,他老人家的武功可是震古烁今,修炼到了儒学江湖的最高境界:圣人,相当于龙象般若功第十三重。在儒学江湖上,一般认为只有一千多年前的孔大侠和孟大侠曾修炼到这个恐怖的境界。

只举一个例子:后来考八股文,学生解《四书》只能依"朱注",也就是朱熹同志的注,相当于考金学必须用六神磊磊的解释,别的都不行,你用傅国涌先生的都不行。你说猛不猛。

八卦的起因是这样的,当时南宋文艺圈里有两大门派:一个是朱熹同志为掌门人的"程朱理学",一个是以唐仲友同志为掌门人的"金华学派",好比一个是明教,一个是少林,谁也不服谁,经常往死里掐。

互掐了几次之后,朱圣人对唐掌门越看越恶心,恶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老子有你的八卦!等着!周一见!

当时朱圣人正好担任浙东常平使巡行台州。他利用职权,抓了一个叫做严蕊的名妓,严刑拷打,要严蕊交代自己和唐仲友通奸,严重违反封建主义道德。

他想得很简单:不就是个妓女嘛,辣椒水竹签子什么的一上,还不得把唐仲友的不雅视频、日记、自拍照之类统统抖出来?

没想到严蕊是个烈女!被朱圣人活活折磨了两个月,她始终冷笑着,答复只有一句:

"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

这下朱圣人把自己绕进去了。堂堂圣人去折磨妓女,就像王重阳对石榴姐灌辣椒水,太不成体统,这种事放什么时候都是八卦头条。要知道,那个年代也是有自己的"南都娱乐"的,叫做邸报,从国家大事到狗血新闻什么都登。

朱圣人干的糗事越闹越大,全国皆知,一直传到皇帝宋孝宗那里。孝宗看了报道,觉得这事儿太三俗了,于是恼火地发表了一条微博:"此秀才斗闲气耳!"

在那个年头,皇帝是最大的大V,一句顶一万句。他一发微博,有关部门立刻采取行动:朱熹调任,案子移交,烈女严蕊无罪释放。

严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走出被侮辱、凌虐的黑监狱,她没有怨恨,而是潇洒地飘然而去,只留下了一首《卜算子》词: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身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是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这时的朱熹同志大概已进入疯狂状态,逮着什么咬什么,居然抓住这首词不放,发表文章说:"瞧!这首词是通奸的罪证!妓女怎么写得出来?肯定是唐仲友代写的!"

对朱圣人这种表现,唐仲友只用两个字回击:"滚粗!"

五、
事情到这里还远没结束。朱圣人忘了一点:在乱哄哄的娱乐圈,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有一个大人物对朱熹看不惯了,这就是宰相韩侂胄。他大概是学了姑苏慕容的本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朱熹不是喜欢用八卦猛料整人么?爷也会!

在他的支持下,一名大狗仔——监察御史沈继祖跳了出来,又是暗访,又是偷拍,搞足了黑材料之后,突然放了一个大猛料:朱熹玩尼姑!

原话是:"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

大概一条猛料还不过瘾,他又加了一条,说朱熹把守寡中的儿媳妇搞大了肚子——"家妇不夫而孕!"

猛,实在是太猛了。

沈继祖身为监察御史,对朱熹同志下这种狠手,比现在的纪检部门公布某干部存了33个G的A片有过之而无不及。

结果可想而知,全国哗然,小报跟进,微博转发,北宋娱乐圈一片欢腾。

焦头烂额的朱天王只得发了条微博回应:"深省昨非,细寻今是".咦,这口气和措辞,怎么和今天艺人出轨的回应这么像呢。

发个微博道歉就像了事?你想得太简单了!朱熹被撤职,他的门派被打倒,瞬间成了"伪学",相当于名门正派被定性成了魔教。

一代大儒,就因为一点八卦,活活被搞成了色鬼和魔教头子,叫人说什么好。

六、
欧阳修的号,叫做六一居士。

我觉得这个号应该给清代的纪晓岚同志。一是他老人家正好是一妻六妾;二是他老人家有一个爱好:喜欢小女孩。

现代人对纪晓岚的评价,有两种分裂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他一身正气,勇斗贪官,高风亮节,形象代表:张国立。

另一种说法是,他是个色情狂,严重的性上瘾者,形象代表:泰格·伍兹、克林顿……

一代才子被人糗成色情狂,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出处多是清代的各种笔记,说他一天不来房事,就要皮肤爆裂,抽搐不止。"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

还说他一天要行房五次:"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

这种超人的勇猛一直持续到晚年——"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陈冠希老师和他一比都要羞死。难怪记录这件事的王爷爱新觉罗·昭梿都充满羡慕嫉妒地说:"真奇人也".

清末才子孙静庵的还讲了一个更八卦的故事:说纪晓岚编《四库全书》,晚上在内廷值班,隔了几天没碰女人,差点没憋死。乾隆爷无意中看见,都吓了一大跳:他双眼通红鼓胀,脸像是烟熏过一样,简直像个火娃——"值宿内庭,数日未御女,两睛暴赤,颧红如火。"

皇帝惊问:"你丫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纪晓岚痛苦不已:"唉!还不是憋的呗!"

乾隆无语了,只得送给纪晓岚两个宫女,陪他值班睡觉——他要真活活憋死了,谁来编书啊?

纪晓岚先生到底是不是一夜五次郎,我本人学识有限,无从考证,但古装剧里那样的专情是肯定谈不上的。纪晓岚几百年后还被糗,确实也是他太风流,还特别喜欢小女孩,不愧是"六一",而且他的小妾全部早亡,比白嘉轩还白嘉轩。

他先娶郭彩符,郭女当时13岁,到37岁时身子就垮了,卒;他又娶沈明玕,也是13岁,当时纪晓岚已经51了,结果沈女熬到30岁,又卒。

纪晓岚陷入了深深的伤感之中。他痛定思痛,决定做一件事,表达对爱妾深深的思念——他把沈明玕的丫鬟玉台搞上了手。

那一年,玉台16岁,他老人家已经快70了。玉台苦苦支撑了两年,又卒。

有人说,切,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年龄差距大了点嘛,文(wu)艺(li)圈的常事而已。人家苏轼调侃朋友张先老夫少妻,不也说"苍苍白发对红妆""一树梨花压海棠"么?

可是,苏轼只是说压海棠,没说梨花把海棠压死了啊!你想,如果一棵老梨花树连续压死了好多海棠,你说是不是新闻?(完)

作者: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

http://www.airforceworld.com/blog/sexual-scandals-of-famous-chinese-litterateur/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古代文艺圈出轨一下子被糗一辈子》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