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神也戴套:女用安全套的风风雨雨

谈笑书生 2014-4-21 图文 570 0 喜欢 (0)

1987年,美国威斯康辛制药公司高管安·里普发现了一项她认为“会改变世界”的新产品,为此,她特地飞到大洋彼岸的哥本哈根去跟设计者面谈。她没想到,这个新产品竟然是从一个旧烟盒里拽出来的。

她去见的人是丹麦医生兼发明家拉塞·哈塞尔。作为一个医生,哈塞尔实在不是个讲究的人,他叼着一根香烟来给里普开门,然后把烟盒拿出来,一把拽出他的“革命性创新”。“里头什么都有,塑料,金属颗粒,各种各样的东西,”里普回忆说,“我当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想,‘我这XX的算是遇上了什么事?!’”

但那些塑料和金属颗粒拼出的模型,变成了一种能让女性在性爱中佩戴的防护措施,能让她们在男性伴侣不愿意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下,依然能够避免怀孕和性接触传染疾病;也就是说,里普在哈塞尔自家农场房子里见到的这个新产品,是世界上第一个女用安全套。

自那之后已经过去了20多年,女用安全套已经在世界的某些地方造成了改变,然而,距离里普最初设想的“革命”依然相去甚远。目前,在全球市场上的所有安全套中,只有1.6%是女用的。

畸形的“怪物”

女用安全套的诞生之路从一开始就困难重重。

哈塞尔设计的女用安全套原型只是一个概念款,而里普和她的同事们则需要将其改造成一款能推上市场的产品。在进行若干次调试之后,他们最终把女用安全套设计成了现在的样子:在安全套两端各有一个易弯曲的环,套底完全封闭。在使用的时候,女性将外圈覆盖阴道外部周围,用手将内环及安全套主体推入阴道。

他们设计出来的女用安全套具有很多优点,比如说,它不像男性安全套一样需要阴茎勃起作为辅助,因而可在性事前数小时放入,不必使性交过程产生停顿或中断;并且,设计保证它更加稳固,不像男性安全套那样容易脱落,这也能够使它最大限度地防止各种性病病毒和艾滋病病毒的传染。

但在威斯康辛制药公司将这种女用安全套推向市场之前,他们需要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因为女用安全套完全是个新产品,所以FDA将其列为三级医药器材,亦即“高风险”类型。结果FDA用了足足六年时间来进行审查,等到1993年终于批准的时候,里普认为,他们终于看见了成功的曙光。

她错了。在女用安全套准备推向市场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困难挑战接踵而至。

首先是文化因素。在那个时代,公众对于性相关的产品还比较忌讳,人们甚至不会直说“安全套”,而是用“橡胶”来指代男用安全套。尽管HIV的发病率正在节节上升,但许多美国女人还是非常天真地认为,HIV和艾滋病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是电视上新闻里会听说的东西,不会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里普跟邀请了不少女性先锋团体的成员进行试用,尽管她们嘴上都说这是个好东西,但当她们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带走这些女用安全套。

价格也是个问题。当时的女用保险套每个需要5美元,而男用款只需1美元不到。“第一次听说女用安全套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学。我对这东西还挺好奇的,但价格确实太贵了。”目前在俄亥俄一家制药公司从事女用安全套革新设计工作的克里希·法利斯回忆道,“我才不会花那么多钱买一个安全套呢,那时候我才20来岁,随便从哪里都能拿到免费的男用安全套。”

更重要的是,这些女用安全套的造型非常奇怪,它们并不像男用安全套一样能够压缩成薄薄一片,你拆开包装的时候,它们就是展开的。很多人都会被它奇特的造型吓跑。另外,它的易用性也有待加强,所以那些少数对其产生了好奇心的女性中,大概也有1/3到1/2的人因为最初几次尝试不成功而选择了放弃。

媒体对这项新产品的态度更是火上浇油,记者们将其评价为“怪物”,甚至说这是一种“用来惩罚中世纪老处女的东西”。一时之间,美国人将女用安全套视为一种畸形的产品,这大大打击了它的市场推广。

墙内开花墙外香

女用安全套在美国的境遇糟透了,然而,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这种新产品却获得了意外的成功。

在21世纪的头五年里,该地区60%的新增HIV感染者都是女性,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被其长期伴侣所传染的。作为一个医护方面的教师,来自津巴布韦的佩申斯·库纳卡对此非常清楚。库纳卡有两个表姐妹是因为艾滋病去世的,另外还有三个亲戚也感染了HIV。另外,她怀疑自己的伴侣也并不忠诚,于是,为了保护自己,她决定开始尝试使用女用安全套。

一开始并不顺利,因为“把它推入阴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它的内环也让我感觉不太舒服”,她说。但在经过几次尝试之后,她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这种新事物,特别是,“现在我不用再恳求我的伴侣使用安全套了”。

在尝到甜头之后,她开始大力向身边的女性推广女用安全套。“在我们这里的文化中,男人随便爱找多少个女人都行,而这对于女性来说是很危险的。随着女用安全套的出现,我也终于能够保证自己在性爱中的安全。”到后来,库纳卡甚至在津巴布韦的国际人口服务组织找到了一份工作,专门推广女用安全套,宣传安全性爱。

随着女用安全套在非洲的成功,已经改名为妇女健康公司的原威斯康辛制药公司开始了它的全球扩展。它更改了原来的设计,安全套材质也从聚氨酯改为了丁腈乳胶,这让它的成本价格锐减。这种被称为FC2的新型女用安全套不仅售价降低到了22美分,而且触感也较之前的FC1版本更好。2007年,FC2获得了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UNFPA)的预审资格,也就意味着,它获得了向公立机构和公募基金会批发供货的资格。自那之后的三年里,全球市场上女用安全套数量从2500万个增加到了5000万个。

完美方案

然而,比起花样翻新款式繁多的男用安全套来,女性安全套在款式和易用度上的天然缺陷依然成为了推广营销的阻碍。所以现在已经有不同的团队进行创新研发,要重新设计女用安全套,让这项产品真正改变世界。

其中的一家是位于西雅图的非营利健康组织帕斯。在过去40年里,帕斯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已经对不少健康方面的新产品进行了改革,而女用安全套就是他们的新挑战目标。

最让帕斯引以为豪的,是他们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过程,于是这一次,他们采取了一种意外的方法:向普通人咨询设计意见。1998年,帕斯在南非、泰国、墨西哥和美国这四个国家中做了调查,问问普通的青年男女,他们理想中的女用安全套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以及应该具有怎样的功能。

结果显示,无论在非洲还是美洲,全世界的人想法都大致相似:要简单好用,容易置入,在使用过程中保持稳定;如果有可能的话,在造型等方面最好也能推陈出新。

如前所言,早期的女用安全套依赖于环式设计,而帕斯最初设计的原型也差不多。但有些进行了试用的女性表示,这种设计的安全套很难推入阴道——这也是FC1和FC2最被诟病的地方——而且在置入阴道后,内环还会引发不适和疼痛。“在使用过程中倒是不容易脱落,就是不怎么舒服,”一名墨西哥使用者反馈说。

于是帕斯决定去掉内环,转而测试了一种像导管式卫生棉条那样的款式,结果发现,这种安全套又不够牢靠。

他们花了6年时间,测试了超过300种款式,到2004年的时候,帕斯终于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这种款式的最终产品,被帕斯命名为“妇女安全套”,它用四片非常轻薄的可吸收泡沫取代了内环,这样一来,“妇女安全套”不仅比FC1和FC2更容易操作,而且稳固性也丝毫不差。

“这是天才的设计,”社会学家艾米·凯勒说,“它并不大,但是设计意图非常清晰,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该怎么用,而且泡沫的存在也让它在使用中不容易摇晃脱落。”

2011年,“妇女安全套”获得上海食药局的批准,目前正在接受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的审批。与此同时,该产品已在中国和南非有限销售。

百花齐放

“妇女安全套”并不是唯一一种新型女用安全套。2012年,一种名为“丘比特”的女用安全套也进入了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的审批流程。“丘比特”是一家印度安全套公司设计的产品,它用天然乳胶制成,用一种半球形海绵泡沫体取代了内环,不仅令安全套的置入更容易,在使用过程中也更加舒适和稳固。

还有一种叫“Phoenurse”的安全套,目前已在中国发售,它通过一根分开包装的导管来帮助置入。另外,有一种“内裤安全套”,外表看起来是一条普通的女式内裤,但它内部贴近阴道的地方并不是一般的布料,而是一个女用安全套。在性事开始之前,女性可以用自己的手指(或者男性伴侣用阴茎)从内裤外边将安全套推入阴道之内。

此外还有更多更新奇的女用安全套款式正处在早期研发阶段,包括具有可溶解式导管的安全套,还有置入阴道后会像手风琴一样展开的“折纸安全套”,等等。

诚然,不是每一种女用安全套都适合每一个女人或者说每一对情侣,但研究者们表示,如果能让每个人都找到自己喜欢的种类,那么对于女用安全套这个行业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成功。

曾经因为价钱而拒绝使用女用安全套的克里希·法利斯现在也投身于这个行业,她说,女用安全套对那些害怕安全套的男性伴侣也有好处:“有些男性在佩戴安全套后无法保持勃起,而对于他们跟他们伴侣来说,女用安全套就成为了绝佳的选择。”

期待重生

如今男用安全套也正在努力在设计上取得更大进步。2013年11月,盖茨基金会给11种新式男用安全套的设计者提供了各10万美元的资金,帮助他们将自己设计的未来版套套推上生产线。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不少获奖理念与女用安全套创新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南非的“Rapidom”安全套和澳大利亚人拉特纳和伯尔利研发的版本,都是借助导杆帮助男性更方便佩戴。

女用安全套虽然暂时还没有像盖茨基金会这样的“土豪”资助单位,但支持者们也变得越来越具有创意。2012年,他们创立了一个 “全球女用安全套日”(每年9月12日)上,在每年这个日子到来的时候,若干赞助机构和研发单位会在津巴布韦、马拉维和喀麦隆等国家的理发店和美容院分发免费试用的女用安全套来进行推广。

“我觉得人们本来以为女用安全套已经没有市场了,”国际人口服务组织的高级技术顾问贝斯·斯克罗克德说,“但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行业利益也已然浮现,也许这个产品还值得人们再多观望一阵。”

就连发达国家里那些高傲的私家医院和药房现在都开始关注女用安全套了。2009年,FC2获得了美国FDA的批准之后,妇女健康公司在美国花费了大量力气进行宣传和推广,在纽约、华盛顿和旧金山等大城市都进行了猛烈的广告宣传,为女用安全套赢来了不少新顾客。

新式女式安全套的推出将对现有的营销有更正面的刺激。芝加哥女用安全套推广组织已经挑选了几个正在被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审批的新式产品作为试用装,用于他们日常的训练和教育活动中。“这会激发人们的兴趣,”芝加哥女用安全套组织协调员杰西卡说,“这些新产品都非常有趣,会令人眼前一亮,让女性产生‘在哪里能买到’的想法。”

女用安全套会迎来重生的机会吗?它的创始人哈塞尔医生说,近年来它确实处在上升势头。他同时也鼓励其他设计者能够大胆修改他的原始设计,因为“它确实存在着很大的进步空间”:“我设计的女用安全套又丑又笨,你们做的不可能比它更差了,所以,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http://www.nbweekly.com/news/tech/201404/36225.aspx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如果女神也戴套:女用安全套的风风雨雨》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