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蛋疼的律师和证人之间和笑话

谈笑书生 2014-4-23 段子 449 0 喜欢 (0)

出自一本关于美国庭审记录的书,书名是 Disorder in the American Court,节选并翻译了一部分,大部分都是律师与专家证人 / 一般证人之间的对话:

律师:你的生日是哪一天?
证人:7 月 18 号。
律师:哪一年的 7 月 18 号?
证人:每年。

律师:你儿子今年多大了?我说的是和你一起住的那个儿子。
证人:三十八岁吧,要么是三十五岁,我也记不清了。
律师:那他跟你一起住了多少年了?
证人:四十五年。

律师:大夫,那如果一个人在睡着的时候死掉了,是不是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睡醒之前他都不会意识到他死了?
证人(法医、专家证人):你真的过了司考吗?

律师:您最小的儿子,今年二十的那个,他今年多大了?
证人:他今年二十了,跟你的智商差不多。
律师:你照这张照片时候,你本人在场么?
证人:你他妈在逗我?

律师:所以你在 8 月 8 号怀上了这个孩子?
证人:对。
律师:那你当时在干嘛?
证人:上床……

律师:她有三个孩子,对不对?
证人:没错。
律师:几个男孩?
证人:一个都没有。
律师:那有几个女孩?
证人(当事人本人):法官大人,我觉得我需要换一个律师,我能请一个新的律师么?

律师:你的第一次婚姻结束的原因是什么?
证人:丧偶。
律师:那是因为夫妻双方哪一方去世导致婚姻结束了呢?
证人:你猜。

律师:你能描述一下那个人么?
证人:他中等身材,留着胡子。
律师:那个人是男是女?
证人:我猜他是男的,除非来了个马戏团。

律师:大夫,你的验尸经历有多少次是在死人身上进行的?
证人(法医,专家证人):每一次都是。活人挣扎得太厉害了。
律师:你还记得你验尸的时间么?
证人:大概晚上 8:30。
律师:那蛋疼先生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么?
证人(法医,专家证人):即使当时没死,我验完尸的时候他也死了。
律师:你有资格提供尿样么?
证人:你有资格提这个问题么?

律师:大夫,在你验尸之前你检查过脉搏么?
证人:没有。
律师:那你检查过血压么?
证人:没有。
律师:那你检查过呼吸么?
证人:没有。
律师:那有没有可能在你开始验尸的时候,这名患者还活着?
证人:不可能。
律师:大夫,你怎么这么确定他已经死了?
证人:因为只有他的头在我的验尸台上。
律师:好的,但不管怎么说,这名患者是不是可能还活着?
证人(法医、专家证人):当然了,他很有可能还活着,而且当上了一名律师。
(这个笑话就是典型的,对于案情没有一点儿了解的律师。)

解释一下。美国的司法制度下,有陪审团的诉讼里,一切证据、证言和证人的陈述都是给陪审团看的,而陪审团成员并没有法律背景,因此律师会使尽浑身解数,加深陪审团成员对己方证据的印象。(最近一次接触美国司法制度,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还请这方面的律师不吝赐教。)

律师内部对于询问证人(examination of witnesses)形成了一套规则,对方律师会对一些提问方式提出反对(objection),比如引导性的问题,要求证人给出观点或结论的问题,要求证人对其间接知道的信息进行回答的问题等( leading questions, questions that call for an opinion or conclusion by a witness, or questions that require an answer based on hearsay)。如果反对得到法官的支持(sustain),法官会要求陪审团在作出裁决(verdict)时,不得考虑这些问题。

因此,每个律师都接受过询问技巧的训练,但有些比较死板的律师由于缺少变通,一味按照自己训练的方法询问,或者因为对于案情不够了解(特别是政府指定的案件),就会出现以下的错误。

http://daily.zhihu.com/story/3862166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好蛋疼的律师和证人之间和笑话》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