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公务员涨薪

谈笑书生 2015-1-22 长文 412 0 喜欢 (0)

写个微博说公务员涨薪,原本只是对于几十年如一日的舆论手法感到好笑,把基本工资等同于公务员收入来论证涨薪合理性,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会怀疑,几百块钱的收入在现今这个社会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要说涨薪、收入透明化,就直接说公务员收入低,总体收入已经不能达到社会中位数,应该多挣点儿钱,这个我个人并不反对,拿着基本工资替代全部收入说事儿未免煽情过头。

其实这倒不是我写这个长微博的原因,而是舆论引导找一帮水军过来太让我恶心。有真正底层的公务员过来诉苦,但大多数就是那种水军号,平时不是化妆品就是追星的女性帐号,发言模版不超过五个,不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是“我父母也是公务员”,直接上来骂的也有。官方现在有些舆论引导外包就会造成这种傻逼结果,比如说我说加薪要底层加的多、高层加的少居然也被骂,你都不知道他们用没用脑子赚这点儿发贴费。

既然你用水军战术,我就多给你们点儿机会,让你们办公费花得有点儿物有所值。聊聊我打过交道的一些机构、见过的公务人员。

首先我必须说北京的公务员这些年素质有了很大提高,与十多年前不太一样,片警帮着办户口的时候态度就很好,去政府办事也不太被冷言冷语了。

但我是个生意人,打交道的可不仅仅是办个户口本、身份证的机构,而是需要面对更为有实权的政府机构,比如工商、税务等。咱们就不说各种手续难办了,那些毕竟是上面的规定,下面办事人照章办事,说点儿小的。

这几年我买过不少购物卡,每张钱数都不多,几百块到两千块不等,没啥其他用处,就是送给各个管理我们的部门的办事人员。几百块的基本是逢年过节意思一下,上千块的都是有事要通融,比如街道要我的外地员工一些证件的时候,以及各种检查找你麻烦的时候。

逢年过节不给行不行?说起来未必不行,但心里不踏实啊。做过买卖的知道,任何一点他们要是找你麻烦,你付出的远远不止这么点东西。而且有些时候你还要忍受其垄断性敲诈,防火给你指定公司做,不是他们做就不验收。

我一个做小买卖的每年这方面都有不少支出,这么多做小买卖的加起来有多少?这些钱算不算灰色收入?是,我知道这是公务员里有实权的一小部分,但其他没实权的我们也接触不到,只能有这种印象。

您说我行贿,但我有其它办法么?送上点儿购物卡、礼盒是成本最低的方式,其它任何方式成本都太高。您说把所有文件或者自己做好不就不怕了?这事儿咱们就都别装外宾了,想找找你麻烦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或者在买发票的时候稍微卡你一下、发票机出问题按照最大方式罚你,都远高于那点儿购物卡。

吴思老师在《血酬定律》里说过一个词,叫做“合法伤害权”,说的就是这些事儿,一切也都看着合法,但操作上又具备很大空间,这个空间就是寻租空间,想在这个空间里少受到伤害就要上供。没错,我想自己站着挣钱,如果这个站着挣钱是指面对消费者不以次充好、不去靠回扣销售,这个我能做到,但在面对某些政府机构的某些人时,我站不起来,至少站不直。

而且这也不光是某些掌握公权力的公务员如此。我外甥在一所北京极为着名的重点小学读书,老师的礼物或者购物卡也是少不了的。我妹妹上次送去购物卡,人家老师还说这话:您要真心疼我,不如多给我拿点儿进口化妆品。气的我妹妹想打人。她也一样,可以不送,或者知道送了也未必如何,但不送心里不踏实。这就像做手术要给医生塞个红包一样,买的就是个安心。当然,至少北京大医院的医生都会退回来。医生这个行当说起来还是咱们这个社会整体素质最高的之一。

不过也不能说没有进步,这两年去办事吃拿卡要的情况确实少了,至少在北京、上海少了很多。

从去年开始,我因为陪着家人看病、疗养而滞留在日本,顺手也发展一下这边的事业。这边公务员是如何的?管税务的居然告诉我们如何合理避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常态,但每次去办事,无论是役所还是其它机构,办事填写东西他们是坐着,给你递资料一定要站起来,办完了相互鞠躬道谢。没花过一分冤枉钱,走的流程虽然严谨,但绝对不会有任何刁难。

所以,您说我是不是该赞成公务员涨薪?我赞成涨薪,任何人都该有个过得去的生活,可您也要让我们心里过得去,比如说财产公示、收入完全透明、压缩寻租空间,要让公务员的形象好起来才能让人心服口服。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01034647562207

作者:五岳散人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聊聊公务员涨薪》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