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医行医八年最终改行的人有话要说

谈笑书生 2013-11-24 图文 467 0 喜欢 (0)

作为一个学医行医八年最终改行的人对这个问题也有些话想说:

当年我从复旦医学院毕业,进入上海一个三甲医院外科工作,说起来算是最好的工作选择之一。三年以后忍无可忍,跳槽到了Ubisoft。说起来也有意思,Ubisoft的豪华办公大楼就在那家医院对面,跳槽以后上班只是到路口换个方向转弯。

跳槽的原因很简单,第一,不喜欢;第二,报酬低到难以想象;第三,讨厌体制内的嘴脸和行径;第四,生活质量太差。

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学医,只是觉得做外科医生还是有些吸引力。之所以会考医学院还要归功于我妈,她成功的让我认为世界上只有医生一种职业。一直以来,计算机,特别是计算机图形,也就是所谓的Computer Graphic一直是我的最大爱好,从高一开始有了人生第一台计算机就一直折腾。大学的时候又对设计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用“云之君”这个名字,在国内的圈子里面小混了一把。出过书,写过专栏,做过Freelancing。所以当我想转行的时候还算有方向。现在回过头想想,自己18岁的时候,对于自己将来的人生,实在是没有太多的考虑。父母因为自己的眼界限制,往往会给出其实并不适合你的方向。

我大学毕业第一年工资800,第二年1200,加上400奖金,三个月一发。这个薪水一直拿到跳槽。在上海这个地方,你想想1600能干什么?那个时候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住了,后来认识了我太太,那个时候她还在念妇产科研究生,零收入。我们两人就靠这1600过活。所幸父母有远见,买了很小很小一间房让我住,省去了房租,总算不至于饿死,还能养个猫……关于医生的收入,有太多的讨论和争议。其实我自认为早就看清了实质:医生的收入可以分成两大类,白色收入和灰色收入。白色收入就是国家制定的工资,也就是我那可怜的1600。其实政府根本就不愿意在卫生板块多投钱,出政绩太慢,为了维护稳定,就制订了低水平的收费-薪酬模式。这叫做“广覆盖,低保障”。同时利用手里的舆论工具转移视线,把矛盾引向医院和医生。这一点做得很成功,看看多少骂医生的声音就知道了。那些手中握有权利的部门和人其实很清楚,医疗是一块巨大的肥肉,决不能放过,于是偷偷的打开管制的大门,让医院在一年的行政拨款不够一个月用的捉襟见肘、潜在的巨大利益和管制的缺失下,自行走上追逐利益的道路。而他们则悠哉悠哉的从中抽取了巨大的利益,让医院和医生扛下黑锅。我就不展开了,这方面我的同学比我更有体会。那么灰色收入呢,其实也就是回扣、科室收入的分成和红包。一般人都以为做个医生就有大把的灰色收入,就我的情况分析一下吧。回扣主要来自药贩子和器械贩子的销售回扣,也是年轻医生的一项重要收入。器械回扣比较高端,年轻医生一般没有到那个级别,还是药物回扣为主。回扣需要跑量,也就是多开药。我那个时候主要是再病房工作,没有太多的机会上门诊开药,自然没有回扣。科室收入,呵呵,我们新人都是垫脚石,利益地图上没有痕迹的人。见过早交班后不查房,把学生进修的赶出去,关起门来几个教授吵如何分摊本月床位费的么?我见过,在这种利益划分不明,规则混乱的地方,无权无势的年轻医生首先就被忽略掉了。我曾经呆过普外一个组,带组教授是一个少有的好医生,但是他混的也不得势。也只有他给我们去轮转的小医生发过300块钱小奖金。红包,一个没有收过。灰色收入其实就是腐败,腐败也是一种特权,并非人人都有。医院里面的收入差距并不比社会上小。

所有大学医院都是公立医院,就是在那里我得出一个人生经验,有党委的地方都是一个鸟样。你们不能想象,所谓国内一流的医院,管理水平、医疗水平和建设水平能低到什么程度。我不是说那里没有好的医生,其实还真有,但是个人的操守在系统性的腐败和体制性的道德崩坏面前是多么无力。任何简单清晰的常识在这种体制内,都会被扭曲成难以想象的样子。这种无力感伴随了我三年,我有的同学能适应,而且适应得很好,但是我不能忍,不能想象自己变成那种样子。最终在考出执照后拍案而起,老子不干了!

回想我还是一名住院医生的日子,那些在手术室度过的日日夜夜,那些年轻的时候不在乎付出的日子,恍如隔世。医生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这个职业对你的要求,是人生的全部付出。其他职业你可以清晰地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来,做医生不行。工作时间长,早上7点就要到病房,晚上下班不一定。有可能手术到晚上7点,8点,还要回病房继续处理床位上的工作。每隔6-7天就有一个24小时值班,我所在的医院第二天是没有休息的,也就是你可能要连续工作36小时。这36小时里面可能包括了好几台手术,接诊好几个新病人。这种值班是固定,不会因为节假日而暂停,也就是说在你几十年的职业生涯的头上十、二十年里面,不要指望有连续的长假。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过三天以上连续假期。周末至少有一天,要来病房看一下,处理一些事情。儿科医院是一周六天工作制,违反劳动法么?违反,又怎样?随着年资的增长,工作以外还要搞科研,搞论文,搞教学,准备考试,准备升职称。忙。而且还有精神上的压力,毕竟不管制度如何不堪,病人的健康和性命交到你手上,不由得你不紧张。现在我从事AAA Console游戏的开发,有时候几千万的投入和紧张的时间表会形成挺大的压力,跟我合作的美术总监常常很紧张焦虑,我却觉得经历过以前医院里面的压力,这实在不算啥了,常常安慰他,不就是“a f****** game”么。医生们如此付出,却不能至少从物质上给予一定的补偿,生活质量好得起来么?

说个小插曲,我和我太太第一次出去旅游是我们转行以后的第二年,一口气终于喘过来了,有了带薪假,有了点点积蓄,开始小小的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乐趣。这是我太太第一次坐飞机……当然她后来因为工作去过的地方比我还多……

现在我在加拿大蒙特利尔,4年前从上海制作室调动到这里。我在这里安家落户,成为了第一代移民,过上了典型的北美中产阶级的生活,体验到了真正的和谐社会。去年女儿诞生,看到小东西在家里摇来摇去,对她的将来有一份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我相信,很多同我一样的中国父母,这份安全感是我们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对于我而言,这都归功于当初的决定。我所做对的,不仅仅是及时改行,而是下定决心去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现在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念医学院,没有浪费那人生中从18岁到26岁黄金岁月,我现在又会在哪里?至少我希望10多年后的你,不会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来源:知乎



转载请注明来自大乐子,本文标题:《一个学医行医八年最终改行的人有话要说》

喜欢 0 发布评论

人生本多苦难,何不谈笑人间

发表评论


Top